lshlwc.com

早就想在阳台要你了 含好上课别流出来

更新时间:2021-10-19 14:28点击:
咪乐|直播|app|色版|直播|在线 2017德勤教育行业报告也显示出早教机构跨地域与全产业链发展的趋势,具体表现之一是企业以早教为平台,延伸至整个母婴产业。

  接下来的时间,几人找了一个不错的饭馆吃了个饭,然后瞎逛了一会儿,再度回到战神馆,在这期间,张恒感觉自己好像做梦一般,直到再次看到擂台旁边的大坑之后,才缓过神来。

  几次欲言又止的样子,表情看起来很难受。

  张珂微笑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随意的说道:“张叔,都是自家人,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张恒攥紧拳头,仿佛下定了决心一样,直接半跪下来,“少主,您先恕我无罪!”

  张珂表情略显凝重,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随即扶起对方,尽量平和的说道:“没事张叔,只要我还在,就没人会追究你的责任!”

  “其实,战神馆已经名存实亡了!”张恒说着,看起来情绪十分的低落。

  原来这两年,战神馆的收入每况愈下,到现在,看起来还有三四十个学童,实际上有一大半是交不起学费的。

  也就是说,战神馆目前处于亏损状态,再加上,张驰火一脉肆意妄为,明目张胆的挪用馆内资源,目前已经到了连正常教学都无法维持的地步。

  听到这里,张珂的脸色阴沉起来,从刘通那里他知道,战神馆是张家主要的经济来源,一旦这个来源断掉,恐怕整个张家倒台也只是时间问题。

  “需要什么,你尽管开口就是!”张珂的声音很严肃,这个时候,愤怒占据大多数情绪下,他能做到这样已经很非凡了。

  张恒诚惶诚恐的看着眼前的人,随即说道:“首先,无论是战神馆还是族内,最缺的就是修炼的资源,我大概估算了一下,目前不动用底蕴的情况下,只能维持一个月,而且在三天前,有人挪用了大部分资源,恐怕三天之后,武馆就要停业了。”

  “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张珂愤怒的一脚踩下,地板龟裂,整个大殿都微微震动了几下。

  “再着就是人才来源问题,一直以来,我们三家鼎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平民送孩子过来学习的人越来越少,现在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新的生源加入,这样下去,等这一批毕业以后,武馆恐怕面临着没人可教的窘境!”

  张恒停顿下来,观察着张珂的脸色,却失望的发现,对方的脸色从刚开始有些愤怒以外,接下来竟然是异常的平静。

  “还有什么,一并说了吧!”张珂淡淡的摆手。

  “最后一个至关重要,半个月后,岚山城武馆之争就要开启了,今年规则变了,排名最末端的武馆,会被强制关掉。恐怕……”

  “很好,果然给我留了一个烂摊子,张驰火啊张驰火,你以为这样就能难得住我吗?”张珂扭头看向店外,闭目沉思。

  听起来似乎有三个难题,实际上在他看来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修炼资源。武者的修行肯定离不开外在资源的支持,就拿普通的凝血期武者,他们最需要补充的就是大量的血气。

  而血气的来源无非两种,一种就是靠自身的修炼,压榨潜能,产生更多的血气,但是速度太慢;另外一种就是靠外力,这可不是靠吃一两顿饭就能帮助修炼的,而是需要专门的资源,叫血晶。

  所谓的血晶就是凝聚大量血气的晶体!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问题似乎简单了许多,因为张珂自己就有制造血晶的能力。

  悄然抬手,将体内多余的血气凝聚,按照一定的方式压缩,然后构建,很快,一个巴掌大小的菱形血色晶体出现在它的手中。

  “如果我能提供血晶,你看这种可以吗?”张珂说着,将手中的血晶扔过去。

  张恒下意识的接过,略微感受一下,眼神中满是不可置信,“这……这是极品血晶!够了够了,一颗极品血晶,足够这群娃娃修炼一周了。”

  随后两人简单的商议了一下教学的事情,张珂就带着刘通离开了。

  好巧不巧,他们路过了那个杀神殿的小药店,张珂找了一个理由让刘通先行回去,自己则大步走进去。

  这一次,或许是刘国中早有交代,小厮看到张珂之后,直接带到里面的内庭等候。

  没过多久,刘国中急匆匆的赶过来,直接作揖下去,“神使,小的刚刚有事,来晚了,请恕罪!”

  张珂摆摆手,直接开门见山:“召集那三个种子过来一下,我有点小事需要人去办。”

  刘国中微笑的说道:“神使,他们三个今天刚好都在,我这就喊他们过来。”

  很快,刘国中带来了三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其中一个穿的破破烂烂的,脸上满是泥垢,但是浑身上下透着阳刚之气,这应该就是狗子了。

  左边的那个男娃看着脸色阴沉,从服饰上看是个家族子弟,绝对就是王震了,而让张珂没有想到的是,另外一个雒孳竟然是个小女娃,看着人畜无害,但是眼神很深邃。

  “还不拜见神使大人!”刘国中冷声训斥到。

  三个小家伙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直接跪拜下来,大声的喊道:“拜见神使大人!”

  “起来吧!”张珂微笑的看着三人,那双眼仿佛能够看透他们一般,让几人感觉特别不舒服,“你们为什么要做杀手?”

  简简单单的问题,却是灵魂一击,但是三人的眼神并没有迷茫很久。

  “我想要更强!”狗子握着拳头,眼神中透着一道精光。

  “我想要覆灭王家!”王震眼神则是一片阴冷,咬牙切齿的样子,好像他跟王家有着血海深仇一般。

  “我……我只是觉得好玩,做杀手很酷!”雒孳嬉皮笑脸的说道,仿佛这是一个很轻松的话题一样。

  张珂仔细观察着几人的一举一动,内心之中已经有了分晓,“狗子,我给你一个任务,三天之内,尽你最大的努力,去落日森林中捕捉妖兽,记住我要活的。小刘,你安排两个人手跟着。”

  “跟着你我能变强吗?”没想到,狗子突然问道,吓了刘国中一跳,还没等他出声,就听见另一道仿佛从灵魂中生出的声音响起。

  “会!”

  “好,我听你的!”狗子说着转身离开。

  “王震,你继续待在王家,每天都过来修炼四个小时,如果超过三次不能达标,你就不用再来了!”张珂冰冷的眼神注视着两人,“雒孳,明天到战神馆报道,都散了吧!”

  安排完之后,张珂也转身离开,不过身后的刘国中却捕捉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或许自己真的有机会上位。

  想到这里,眼神中充满火热。
  回到家中之后,张珂看见刘通竟然在修炼,随手凝聚出一颗血晶放在对方的怀中,然后悄然离开。

  刚好母亲从外面回来,看到儿子之后,还是免不了激动的抱住对方,久久不撒手。

  “母亲,我都回来这么久了……”张珂略显尴尬的说着。

  芸娘松开怀抱,没好气的说道:“怎么,我抱抱我儿子都不行吗?你说你回来这么久了,真正陪我的时间有多少,真的是!”

  面对母亲的牢骚,张珂无言以对,确实,刚开始回来,他还想着拿到属于自己的东西之后,就带着母亲离开。

  可是现在,发生了那么一连串事件之后,他一天到处跑,好像真的角色代入进去,成为一个衣锦还乡,造福家族的大人物了。

  想到这里,不免尴尬的笑了笑,拉着母亲的手,悄然的试探一下,母亲体内的深海寒母最近在自己的血气压制下,几乎停止活动,但是本能的吸收寒气,还是让母亲的身体一天天虚弱。

  可偏偏自己想要的东西一直没有消息,张珂只能耐心的等待。

  “孩儿不孝,是我……”张珂说着,惭愧的低下头。

  没想到,芸娘竟然摸了摸他的脸颊,慈祥的笑容,温柔的声音,“珂儿,我知道你跟你父亲一样,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这些天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有你这么优秀的儿子,我很自豪,加油!”

  张珂愣住了,他第一次听到母亲的肯定,母亲的赞赏让他的情绪波动起来,仿佛有一些奇怪的东西,不停的冲击着冰冷的内心。

  那是一股暖流,一股源于血脉的温暖,一股源于至亲的爱。

  不知不觉,张珂的眼角竟然流出了两滴晶莹的泪珠。

  他早已忘记,自己上一次流泪是什么时候,为了什么?

  但这一次,他很开心。

  随后,张珂没有出去,而是陪在母亲身边,听她打趣自己调皮的童年,听她规划自己的未来。

  屋子之内,没有神主,没有纷争,只有一对普通母子的家长里短。

  第二天一大早,张珂早早的起床,来到了战神馆,看着一个个一脸睡意的孩童,脸色逐渐冷酷起来。

  张恒直接迎了上来,简单的问好之后,直入主题,“少主,目前我们人手不够,之后的教学恐怕……”

  “无妨,我自由安排,先等人齐了吧!”张珂说着,直接找了个角落立定,静静的等候。

  可是,还没等孩子们到齐,反倒是另一群人出现在武馆门口,一个个慵懒的样子,脸上带着痞子的个性,看向张珂两人,满脸的得意。

  张兴龙一脸愤怒的吼道:“你们不是离开了,还回来做什么?”

  “滚一边去,你这小屁孩还敢管老子的事情?”其中一个人说着,一巴掌下去,眼看就要落下。

  但是,想象中的那一声没有出现,张珂及时出现,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微微用力,对方的脸色瞬间煞白。

  “说吧,来做什么,我不相信你们这群废物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张珂的声音很冷,冷的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看着张珂松手之后,那人半蹲在地上,久久缓不过来气。

  “张珂,我们来很简单,这个月的工资还没有发,只要你能拿得出手工资,我们转身就走,再也不会过来。”另一个人相对比较冷静的人站了出来,很是认真的说道。

  “是吗?”张珂立刻明白过来,这群人先是搬空战神馆,然后反倒是跑过来要工资,这是明摆着要给自己下马威,“要是我不给呢?”

  “不给那可就别怪我们了!”那个人脸色阴沉的说道,“虽然武力上我们都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他们呢?”

  看着对方手指指向那群孩子,张珂知道,这群狗东西,肯定是想拿这仅剩的经济来源来威胁自己。

  可惜,他们还是低估了张珂,作为一代神主,怎么可能容忍有人威胁呢?

  “你大可以试试,看看我会怎么处理。”张珂不以为然的说着,直接转身离开。

  这一下,所有人都呆住了,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对方不但不配合,反倒是反威胁他们,这骑虎难下的滋味,一时间让所有人不知所措。

  这个时候,张恒适时的走了出来,“我做人一向恩怨分明,该你们的,一分都不会少,但是,你们先将自己从这里拿走的东西拿回来再说。”

  “该死的瘸子,你竟然也敢威胁我们,弟兄们,给我上,我倒要看看,他一个人怎么能处理我们。”脸色苍白的那位突然跳起来,率先发难。

  可是,还没等他出手,一股强暴的气息笼罩过来,所有人如坠冰窟,一动不动。

  “把你们从这里拿走的东西给我送回来,否则,这就是你们的下场!”张珂冷声说道,一拳砸向旁边练功用的木头人。

  咔嚓一声,木头人瞬间四分五裂,炸裂开来。可不要小看这个木头人,在古域,这种铁木的材质坚硬,哪怕是一般的铁剑,在上面也只能留下一道划痕而已。

  这一次,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咽下口水,内心之中慌得一批。

  终于,有人退缩了,从怀中掏出两本册子,扔在地上。

  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很快,大多数人都将自己私藏的东西拿了出来,当然,小东西还好说,大物件就不得不跑回家,将拿走的东西再次抱回来。

  很快,在战神馆广场一角,堆满了大大小小的东西,最夸张的是,有人连里面的桌椅都私吞。

  “很好,你们可以滚了,以后谁敢踏入战神馆半步,不要怪我心狠手辣。”张珂说着,手里晃动着长老令。

  这样一来,所有人的脸色煞白,没想到最后还是被对方套路一下。

  “少主,再怎么说都是张家的人,他们虽然贪心一点,但是之前也是在为家族做事,所有工资还是给他们吧,你也知道,家里的修炼资源……”张恒说着,声音越来越小。

  张珂不以为然的摆摆手,十颗极品血晶飞出,落在张恒的手中。

  “拿着东西,给我滚!”

  随着一道低沉的声音在所有人耳边响起,张珂早已消失在武馆广场。  对于张珂来说,这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但是张恒却早已心服口服,毕竟这位少主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和能力,彻底的烙印在他的内心之中。

  “少主,总共三十四个学童全部到齐了。”张恒很是恭敬的说道。

  张珂皱起眉头,不悦的说道:“出来吧,你打算在这里躲猫猫吗?”

  话音刚落,一个矫健的身影从木头人方阵跳出来,竟然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娃。

  “我叫雒孳,希望能在战神馆学习武技,请馆长收留。”雒孳不愧是鬼灵精怪,一出来就毫无痕迹的融入其中。

  张珂摆摆手,示意对方入列,然后带着众人来到了战神馆的大厅之中。

  站在最中央的位置,张珂的眼神变得冰冷起来,冷声说道:“从今天开始,战神馆将不收取任何费用,免费为大家教导武技,但是,凡是享受这种待遇的人,等到从武馆毕业以后,需要在听从战神馆的安排,记住是无条件服从三年。”

  张恒吃惊的看着少主,皱起眉头,根本猜不透对方这是要干啥,扭头看向哪些一脸茫然的孩子,很显然根本就不理解什么意思。

  “等今天修炼课结束之后,请大家给父母带回一封信,好了,我们正式上课。”张珂摆摆手,所有人盘坐下来。

  “想要成为一名武者,首先,你要有一颗武者的心,至于这颗心到底是什么,这是你们接下来三天时间需要寻找的。在这里,我可以满足你任何的条件,前提是你能有足够的理由说服我,让我感受到你的武者之心。”

  “然后,从今天开始,我们的修炼除了基本功训练之外,其余训练科目全部取消,包括共给你们的血晶,只有对低级武技达到一定程度的理解,才可以免费领用足够的资源修炼。”

  “最后,我只想说一下奖励政策,只要为战神馆的荣誉而战,都将受到战神馆的庇护,同时得到丰厚的奖励,具体是什么,到时候就知道了。好了,大家散开吧,有什么需求,找馆长或者张兴龙教官。”

  张珂说完摆摆手,孩子们一脸懵逼的进来,一脸懵逼的出去。

  只有张恒能理解这个改革的重大意义,他略显激动的说道:“少主,这样做,家族那边不会……”

  “想要牛耕田,还不让牛吃草,你觉得呢?”张珂淡淡的说道,意思很明显,“馆主,将这里所有的石碑挪出去,放在大厅的右侧,以后就叫神武殿,左侧也赶紧让人腾出来,改成一个个小房间,一部分用来存东西,另一部分用来这些小家伙们修炼用。另外,找人给每个孩子的家长草拟一封信,就按我刚刚说的走,该怎么措辞不用我说吧,尽快弄好,等这群孩子离开的时候给他们。”

  “明白,少主!”张恒没有多问,立刻着手实施。

  而这时,雒孳从大门外走进来,很是认真的样子。

  “修炼武技了吗?展示给我看!”张珂冷声说道,眼神极具威严。

  没想到,只有十二三岁的女孩依旧没有动,开口反驳:“展示不了,我喜欢一击必杀。”

  “很好,但是你难道不知道,杀神殿的杀手跟别的杀手组织的区别吗?”张珂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人。

  “知道,杀神殿的杀手从来都是正面刚,从不偷袭,也不耍任何阴谋诡计。”雒孳说着,眼神中带着一种浓烈的渴望,“这才是我心目中的杀手,以绝对实力斩杀眼前的一切,然后旁边的人还不敢轻举妄动,这才好玩。”

  张珂楞了一下,他没有想到,眼前的小女孩竟然如此成熟,“很好,重新选一门武技,给你半个月的时间修炼,有问题吗?”

  “好!”雒孳没有多问,转身就离开了。

  其实,张珂的年龄也不大,所以哪怕是以一种传说级的速度登顶,也有很多事情没有经历过,比如说,收徒。

  原本他还没有多少想法,现在看到这三个小孩,他忽然感觉,自己有点兴趣了。

  随后,无所事事的张珂随便在战神馆转着,果然,除了刚刚进行的集体必修课之后,剩下的时间,几乎所有的小孩都沉浸在欢乐的海洋之中。

  这一天或许是他们习武之后,感觉过的最快的一天,当所有孩子拿着那封信离开之后,张恒的眼神变了,嘴上喃喃的说道:“或许要变天了!”

  小翼是一位普通家庭的孩子,父母都是农民,没有什么固定的收入,基本上也没有多余的钱让他去上武馆。

  这一天,他将那封信珍重的递给父亲之后,父亲激动的眼泪都留了出来。

  随后,硬是拉着还在干活的妻子,激动的说道:“这是孩子出人头地的机会,不管什么条件,我们都答应。小翼,以后你要更加刻苦的学习,知道吗?要是让我知道你偷懒,老子打断你的狗腿。”

  小翼惊恐的看着从来没有发怒过的父亲,也有点明白对方的意思了。

  同样的一幕几乎发生在所有最基层人的家里,张珂的手段实际上并不算有多高明,相反已经很落后了。

  这种免费培养,以契约约束人力的事情,早就在一些大城见怪不怪了。可是,就算是大城中的世家,也不敢这般全盘端,毕竟这个世界是公平的,武者的数量虽然很多,但是相比于总人口,占比少到可怜。

  与此同时,王族馆和云天馆也收到了同样的信,两位馆主态度截然不同。

  “去,将那些废物全部输送过去,我倒要看看,它战神馆能有多大的胃口,能吞下这么多垃圾。”王馆主阴冷的笑道。

  而另一边,云馆主则显得平静许多,他沉思许久,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这个张珂到底是什么人,一回来就玩这么大的手笔,他有多大的能量,来人,通知家主,提醒一下小心张家动手,另外查一下张珂,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哪路神仙,敢在这里哪吒闹海!”

  同样的,张驰火接到这封信之后,差点忍不住大笑起来,但随即脸色阴冷起来,努力思考着对方的目的,但是却没有任何头绪,只能咬牙恨恨的说道:“这个孽子,不管他想干什么,都要给他来点麻烦。”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