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有“罗叔”在心里就踏实
记石渠县法院石榴籽调解工作室调解员罗江益
发布时间:2021-10-23 10:21 星期五
来源:法治日报——法制网

□ 法治日报全媒体记者 杨傲多

今年61岁的罗江益,是四川省甘孜州石渠县法院洛须镇人民法庭原庭长,2020年7月退休,现在是石渠法院石榴籽调解工作室的调解员。

罗江益的父亲是汉族人,母亲是藏族人。1983年,时年23岁的罗江益听说洛须法庭在招藏汉翻译,于是提交了申请,并顺利调入洛须法庭,成为一名法院干警。

从那时起,他就再没离开过洛须法庭,从藏汉翻译到法警再到法官助理、法官,一干就是37年。

洛须镇位于川青藏交界地带,辖区总面积428.7平方公里,属于高寒缺氧地带,群众分布在大山之间。由于历史原因,当地法治基础十分薄弱。

罗江益告诉《法治日报》记者,独特的自然人文条件,注定了他们脚下是一条不好走的路,办一起案件“一日三省游”是常有的事。以前出门巡回审判,有条件的地方还可以骑车,没条件的地方就只能骑马或者步行。翻山越岭时天气往往多变,这一个山头还见日照晴空,下一个便冰雨交加。

有人问罗江益,既然条件这么艰苦,干嘛还要冒着生命危险去巡回审判?罗江益讲了一个故事。1999年5月,有一起债务纠纷。邻里之间为了700块钱的债务持刀相向,一方被捅死,另一方因为故意伤害致死被判刑。罗江益时常回想起这件事,假如他们当时知道向法院求助,寻求法律途径解决问题,他们的人生结局就会不一样。

“我觉得,既然老百姓不来找我们,我们就去找到他们,到他们身边去,帮他们解决身边的问题。”罗江益身穿制服,头顶国徽,手拿案卷,为民断案。时至今日,他仍对37年的法院工作生涯充满自豪。群众有了矛盾,渐渐地知道找法院打官司,找他们调解矛盾,这些变化让他很欣慰。

这些变化也带给了群众实实在在的好处。2010年6月,洛须镇村民邓珠和措呷发生交通事故,都伤得不轻。虽说责任在措呷,但措呷的家庭条件确实拿不出钱赔偿。

罗江益了解情况后汇报给石渠县法院党组,申请给予原告司法救助,先帮助原告渡过难关,再给双方做工作,分期赔付后续费用。经过法官积极争取,原告邓珠获得了5000元的司法救助,双方协议和解,邓珠后续治疗费得到了很好解决,措呷暂时也跨过了生活上的一道坎,案子圆满了结。

“我知道,这是我们的工作有了效果,但还远不是终点。”罗江益坚信,再好的法律都是为群众服务的。这么多年来,他把法律和当地的民风民俗相结合,调解的矛盾纠纷不下千件,基本上实现了案结人和。时间久了,群众相信他的办案能力,有了纠纷都会等着他来调解,说是有他在心里就踏实。

多年前,当地群众还不认识法官,看见罗江益一行都喊“警察来了”。如今他们有的叫他“老罗”,有的叫他“罗叔”,还有的叫他“江益哥”。

“有矛盾纠纷找我老罗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你说,我还能抛下他们到哪儿去呢?”真挚的罗江益这样说。

2020年7月,罗江益60岁了。告别审判席,他又被石渠县法院返聘为洛须人民法庭的调解员,还专门成立了“罗江益石榴籽调解工作室”,罗江益从人民法官变成了人民调解员。

在罗江益巡回审判的路线中,曾经有一段叫“冲果崖子”的路,是金沙江畔的一条小道。狭窄的羊肠小道,一旁是峭壁,一旁是悬崖下的金沙江,由于地质较松,只要一起风,山上就要掉石头,砸死人的事情常有发生,当地人叫这里“鬼门关”,罗江益一年有50多次要从这道关口路过。很幸运,这么多年来他都平安“过关”。

走在这条路上的不止罗江益一个人。在甘孜州这片土地上,有许多政法干警扎根于此,克服千难万险,把法治的关怀和温暖送到群众身边。他们比罗江益年轻,却并不缺乏吃苦耐劳的精神和勇气。

“正义雪莲”的年轻女法官们,不畏高寒缺氧,把自己和当地妇女儿童的命运紧紧相连;目前全州法院推广建设的“石榴籽”调解工作室,也让更多的年轻法官参与到调解工作中来,最大限度满足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司法需求,用好矛盾多元化解这个“法宝”。

无论是哪个时代,无论“正义雪莲”还是“石榴籽”,都是甘孜法院人精神的传承和延续。罗江益说,很高兴看到法治的精神和理念在他们的努力下在雪域高原生根发芽,他也为自己是这项事业中的一员深感自豪。

责任编辑:张美欣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