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房产 > 正文

房价涨,租金也涨?美国楼市空前狂热

2021-10-21 15:22:07 来源:金融界
咪乐|直播|moopn主播 而计算能力来讲,这台电脑相当于1990年的X86芯片的计算能力。

在史无前例的“大放水”刺激下,美国楼市空前狂热,房价涨,租金也涨,留给美联储回归货币政策正常化的时间不多了。

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标普CoreLogic Case-Shiller全美房价指数6月同比上涨18.6%,涨幅较5月的16.8%进一步加速。该指数衡量的是美国主要大城市地区的平均房价,6月涨幅是自1987年该指数开始发布以来的最高水平。

根据Case-Shiller房价指数,美国20个最大城市6月份的房价同比增长了19.08%,涨幅也较5月的17.1%有所扩大。

(图片来源:Zerohedge)

其中,凤凰城的房价涨幅为29.3%,连续25个月位居全美首位,继续保持创纪录的涨幅。圣地亚哥的涨幅位居第二,为27.1%。波士顿、夏洛特、北卡罗来纳州、克利夫兰、达拉斯、丹佛和西雅图的年度房价涨幅均创历史新高。

Case-Shiller房价指数相对有所滞后。全美地产经纪商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Realtors)8月公布数据显示,7月份美国成屋销售价格中值较上年同期上涨17.8%,至359900美元。

一方面,疫情下长时间的居家隔离催生了人们改善居住环境的意愿,美联储实施的量化宽松和超低利率政策更进一步刺激了购房需求。据统计,自疫情以来,美国30年期住房抵押款固定利率下降了约25%,降至2.9%左右,处于1971年以来最低水平。

而另一方面,由于待售房屋库存仍远低于正常水平,供需失衡引爆了美国楼市热潮,一度出现十几个买家抢购一套房子的现象。

近几周,美国待售房屋数量有所增加,但库存仍然很低,尤其是低价房屋。据房地产经纪公司Redfin Corp的数据,在截至8月22日的四周内,挂牌房屋数量较近期低点增加了16%,但仍较上年同期下降了23%。

受疫情导致的供应链中断影响,木材、水泥等建筑原材料库存不足,加上领着失业补助的蓝领阶层不愿重返劳动力市场,这些都使得美国房屋建筑工程施工受阻,拉长修建周期,从而影响住房供应。

房租也在飙升

更令人沮丧的是,当失望的购房者转向房屋租赁市场时,会发现房租也在飙升。

美国房地产数据公司Yardi Matrix跟踪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份,美国房屋租金要价上涨了近13%,这创下了过去五年以来的最高同比涨幅。

另外据房屋租赁公司Tricon Residential公布的数据,该公司7月份新租赁房屋租金同比上涨了约21%,创下其有史以来最大涨幅。对于续租的房客来说,平均涨幅相对温和,为5%。

租金上涨一方面是由于买不到房子的人以及疫情期间搬到郊区租房的城市居民的需求不断增加。与此同时,新房供应也继续落后于历史水平。

房地产数据公司Apartment List编制的数据反映了今年以来美国房租的惊人涨势。疫情以来,美国房屋空置率持续下降,价格不断攀升,自2021年1月以来,美国全国房租中位数增长了13.8%,是美国整体通胀率的两倍多。相比之下,2017-2019年,从1月到8月的租金增长率平均只有3.6%。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今年这轮租金上涨是席卷全国的,与去年相比,是一个巨大的变化。去年,租金在昂贵的市场大幅下跌,而在较可负担的市场则迅速增长。而今年,租金出现全面上涨。

据Apartment List, 疫情时期房租大幅下跌的城市基本上都涨回到了疫情前的价格,其中包括美国最大的两个城市:纽约和洛杉矶。

纽约市上个月房租上涨了5.8%,全市范围内的租金中值为2052美元(约合人民币12468元),自去年3月以来首次超过2000美元。在美国的另一边,洛杉矶本月的租金上涨了2.5%,目前的中位数租金为1874美元。

机构抢食住房市场

在美国普通民众面对高企的房价和租金一筹莫展之际,资金雄厚的华尔街机构正在大举进军房地产市场,“抢食”本就不充裕的住房供应。

自6月以来,仅黑石、景顺和高盛就承诺向房地产领域投资超过110亿美元。根据美国房地产公司Redfin的数据,投资者在2021年上半年购买了总值870亿美元的住房,其中第二季度创纪录地购买了6.8万套住房。

Redfin数据显示,二季度六分之一的房屋销售流向了投资者。在亚特兰大、菲尼克斯和迈阿密等地,这一比例达到了四分之一。

华尔街日报援引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Desiree Fields称,机构参与者正在追逐一些可能成为自住者第一套住宅的房屋。

美联储压力山大

住房成本的飙升将进一步加大美国通胀压力,物价一旦失控,美联储将不得不踩下货币政策急刹车。

目前美国楼市“租售比”已经超过了2008年楼市泡沫最高峰。房屋租售比是指每平方米使用面积的月租金与每平方米建筑面积房价之间的比值,一般用来衡量某地区楼市运行是否良好的指标之一,租售比越高意味着,房产泡沫现象越大,房产投资价值相对变小。

今年以来,美国通胀指标持续爆表,而美联储则忙着为通胀预期降温,认为随着供应链中断、商品和劳动力短缺等临时性因素的消退,通胀将会消退。

但随着房价大幅攀升,也有不少观点认为,居住成本将成为继二手车之后,推动美国消费者物价走高的又一主力因素。美国前财政部长、奥巴马白宫经济顾问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最近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每次当你听到通胀是暂时的,请记住,两倍的房价通胀尚未在通胀指数中显示出来。“

与大多数国家一样,美国CPI统计没有纳入房价,而是用租金替代居住成本计入CPI。居住成本上升之所以举足轻重,是因为它在整体通胀中权重很高,约占核心PCE通胀率的18%,在美国劳工部的通胀指标CPI中的占比更是达到三分之一左右。

上周,美国达拉斯联储网站上的一篇文章专门提到了住房成本对美国通胀的影响。

经济学家Zhou Xiaoqing 和Jim Dolmas在上述文章中提到,不断上涨的房价通常是房租的领先指标,而在CPI计算中,房租占了大部分住房成本。他们表示,这种相关性有大约18个月的滞后时间,这意味着不断上涨的房价将在未来几年加剧房租负担。

他们预计,租金和屋主等价租金(Owner‘s Equivalent Rent)将稳步增长,到2023年两者都将达到6.9%。这将使美联储青睐的核心个人消费支出价格指数衡量的整体通胀率增加约0.6%。

资讯

百度